垃圾分类该咋干:北京试点干湿分离 厨余垃圾装小桶

2017年03月23日 03:42 来源:人民日报
分享

  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十四次会议上强调,要加快建立分类投放、分类收集、分类运输、分类处理的垃圾处理系统,形成以法治为基础、政府推动、全民参与、城乡统筹、因地制宜的垃圾分类制度,努力提高垃圾分类制度覆盖范围。

  破解“垃圾围城”“垃圾围村”难题,推广垃圾分类是有效手段之一。然而,尽管倡导多年,但各地垃圾分类的效果仍不尽如人意。难点主要在哪儿?不同规模的城市、广大农村地区,该如何因地制宜推行垃圾分类?近日,本报记者走访京、陕、渝三地,对垃圾分类处理及资源化利用情况进行了调研。

  记者从北京市2017年城市管理工作会上获悉:今年北京市将创新垃圾分类收集管理模式,扩大垃圾分类覆盖范围,试点垃圾分类“大小桶”,实行干湿分离,并加快垃圾分类和再生资源的“两网”融合,设置“回收小屋”整合垃圾分类桶站和再生资源回收站点功能,杜绝混装混运。

  到今年底,每个区至少有一个街道全区域实行垃圾分类,每个街道都至少有一个社区实现垃圾分类全覆盖。核心区带头,目前,西城区已拿出推广方案,计划3年时间实现垃圾分类全覆盖。

  干湿分离:垃圾分类变简单

  住在朝阳区劲松五区的大爷大妈们最近发现了一件新鲜事儿,小区垃圾桶变样了。过去,分别标着“厨余”“可回收”“其他”字样的三个大桶变成了一大一小两个桶,边上还站着一个大铁皮柜子。原来,这里正在进行垃圾分类清运和资源回收利用“两网融合”试点工作。

  垃圾分类,民众早已耳熟能详。数据显示,2016年北京厨余垃圾年分出量约17万吨,再生资源回收量达到500万吨,而在到达垃圾焚烧厂和填埋场的垃圾中,可再生资源含量极少,这意味着可再生资源得到了重新利用。

  然而,垃圾分类工作还存在诸多不尽如人意的地方,一个突出问题就是混装混运问题。许多小区居民反映,自己严格按照“厨余垃圾”“可回收垃圾”“其他”三类的标准,将不同的垃圾分别投入不同的垃圾桶,然而,垃圾清运人员却将这些不同种类垃圾一股脑儿全部装上垃圾清运车,使得居民垃圾分类的努力形同白费,严重挫伤了居民的积极性。

  对此,环卫部门也感到很委屈,由于居民垃圾分类做得不到位,许多垃圾桶都是混装的,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要用3种不同的垃圾清运车来运输,增加成本不说还根本起不到垃圾分类的效果。

  北京市城管委固体废物管理处处长林晋文认为,在垃圾分类初期,应降低对居民分类意识和分类知识的要求,采取最直观、最简便有效的分类方法,尽量减少居民在识别垃圾类别上的困惑。

  为了让扔垃圾更简单,今年北京市开始试行“大小桶”干湿分离模式,小的塑料材质垃圾桶容量为120升,专收厨余垃圾,计划早晚各清运一次;大桶为不锈钢材质,专收其他类垃圾,240升容量。由于厨余垃圾的含水率大大高于家庭其他垃圾,因此将厨余垃圾从居民垃圾中分离出来的做法被形象地称为“干湿分离”。

  分类处理:不同垃圾都有好去处

  对于居民来说,干湿分离的模式只是由原来的3个桶变成了一大一小两个桶,而对于政府部门来说,这是实现整个垃圾收集、运输、处置体系改革优化的第一环。

  要真正实现垃圾分类,就要在居民分类投放之后,调派不同的车辆运输。林晋文告诉记者,实施“干湿分离”后,厨余和其他类垃圾清运车将错时进入小区清运垃圾,而且每辆车上都会安装GPS定位系统,防止混装混运。

  以劲松五区为例,小区“厨余垃圾”将由垃圾清运车送往位于大兴区瀛海镇的南宫生活垃圾堆肥厂,经过发酵降解等一系列处理过程,变成可被再利用的肥料;而“其他垃圾”则运往高安屯垃圾焚烧发电厂。全环节实现了垃圾的分类收集、分类转运和分类处理。

  我国居民生活垃圾中厨余垃圾占比较大、含水率高、易腐烂发臭。同时,厨余垃圾的热值偏低,所以在焚烧时需要添加助燃剂,不仅导致焚烧成本增高,而且不利于焚烧过程中污染物的控制。在许多城市,由于源头未分类,大量的厨余垃圾混入生活垃圾一同被填埋或焚烧,不仅无法获得最佳效果, 还容易造成二次污染。因此,在以焚烧为垃圾处理主要方式的地方,最迫切的分类需求就是将厨余垃圾从居民生活垃圾中分离出来。

  “通过干湿分离,让厨余垃圾从生活垃圾中分离出来,进入生化厂处理,就能实现源头减量、资源再利用。”林晋文说。

  事实上,在推行“干湿分离”之前,北京一直在推行垃圾的生化处理使之变作肥料。在每天产生的2.38万吨垃圾中,大约有4000多吨进行堆肥处理,但大多是依靠后期机械分选出来的,真正由居民直接按照垃圾分类的方式分选出来的只有400多吨,仅占10%。由于前端垃圾分类不彻底,各类垃圾混合在一起,所以生成的肥料无法确保源头安全,所以并不能用于农田,目前主要在山区林地使用。

  “所以别小看了这一大一小两个桶,借助它们能实现厨余垃圾和其他垃圾由不同的车辆收集、分类处理。这样一来,垃圾就各得其所。”林晋文说。

  两网融合:运送垃圾、资源回收一起干

  研究表明,我国家庭产生的生活垃圾中厨余垃圾占56%,可回收垃圾占26%,不可回收垃圾仅占18%。因此,要实现垃圾减量化,在解决好厨余垃圾问题的同时,也不能忽视可回收垃圾的利用。

  从政府职能上看,垃圾清运的公益属性很强,政府在这方面的管理不遗余力,而在资源回收方面,则往往是拾荒大军和回收公司在收集,政府职能经常缺位。比如,再生资源回收站(点)未纳入城市建设规划,进社区设点存在很大障碍,已设置的回收站(点)常因不符规划而被拆除,很多地方对回收人员轰赶驱逐。

  当前大宗商品需求萎缩,再生资源主要品种价格全面下跌,再生资源行业的社会公益属性和环境属性已经远大于资源属性,因此实行两网融合、开展低值可回收物分类回收和资源化利用对政府而言可谓责无旁贷。

  林晋文说,两网融合是把再生资源回收网络楔进环卫系统的垃圾清运网络。通常是政府购买服务,选择同一家运营主体承担环卫清运、资源回收加工等工作,为政府提供生活垃圾一揽子解决方案。而这个主体既可以是环卫企业向后端延伸,也可以是传统再生资源企业跨界转型。

  “两网融合”首先是管理机制要融合。在北京,过去垃圾清运处理和资源回收利用分别由不同的委办局进行管理。去年7月,市城管委挂牌成立后,两项管理职能合并同类项,为垃圾清运和资源回收“两网融合”提供了新契机。

  在劲松五区记者看到,“回收小屋”设置了新型的可回收资源智能箱,居民可免费领取二维码不干胶,打包好的废旧报纸、塑料瓶、玻璃瓶、金属等可回收垃圾在投入之前先贴上二维码,就可以攒积分兑换礼品。“不管是厨余垃圾的清运,还是再生资源的回收都是由我们公司负责,这也算是两网融合的一个探索吧。”北京首创智慧环卫发展有限公司经理李震介绍。

  “我们将研究解决现阶段参与垃圾分类和再生资源回收企业存在税负较重、厨余垃圾回收和低值物回收造成的亏损问题,通过采用税收减免或财政补贴的方式,提升相关企业的积极性,抑制垃圾产生量的过快增长。”北京市城管委主任孙新军表示,虽然“干湿分离、两网融合”新模式的成效还有待实践的检验,但也要看到有利因素,即北京的厨余垃圾末端处理设施能力已经具备,为垃圾分类“末端决定前端”打下了良好的基础。同时,市民环境意识日益提高、文明素养不断增强。“只要坚持不懈持续推进,垃圾分类工作一定会再上新台阶。”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