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小川直面五大热点经济问题

周小川直面五大热点经济问题

2017年03月26日 22:03 来源:中国新闻网
 

  中新社博鳌3月26日电 (夏宾)这个3月份,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遇上了会议“连轴转”。

  继北京的全国两会和德国巴登巴登的二十国集团(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在此间举行的博鳌亚洲论坛2017年年会也迎来了周小川的身影。他再次拿起话筒向外界答疑解惑,直面五大热点问题。

  ——失业都怪全球化?

  周小川指出,有些国家将失业问题归因于全球化,认为关起门来就能更好地保护本国国内的就业机会,但其实失业问题并非全球化本身引起。

  他认为,多年前金融危机所造成的伤害,导致很多经济体失业率上升。而劳动力市场本身存在问题,劳动力素质在各个领域有升有降。因此应关注重新培训员工的知识和技能,来应对失业问题。

  对于全球化,周小川称,这不是“欢迎不欢迎”的问题,全球化是不可避免的、已经发生的现实。

  ——美国推边境税,中国怎么看?

  “虽然还不清楚边境税是什么样的,但我知道任何关税安排都应该是对贸易的支持,而不是阻碍。”周小川说。

  他举例称,上世纪80年代,中国音视频电子产品出口之所以快速增长,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进口关税较低,这使中国厂商在进口原材料时有更多选择。

  值得注意的是,在3月中旬德国举行的二十国集团(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上,因美国反对,“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十几年来首次未写入会议公报。

  但中国仍在积极推进贸易自由化。周小川表示,希望7月G20汉堡峰会上“我们能更多表述一下自由贸易和全球化。”

  ——全球货币政策怎么走?

  周小川说,宽松货币政策可能会导致更高的通货膨胀和资产泡沫,比如“金融市场或者房地产市场”,但还应关注宽松货币政策对经济复苏有利的一面。

  周小川认为,此轮全球量化宽松实施多年后已到达到周期尾部,未来的货币政策将不再是宽松了。

  但他也强调,经济复苏在不同国家以不同速度进行,全球货币政策并非协调一致。欧洲国家的主权债务危机仍未完全解决,日本央行同样面临较大挑战,其货币政策转向审慎需要一个渐进的过程。

  ——若再有全球金融危机,中国如何应对?

  “这个问题很有意思。”周小川指出,中国应不会依赖于“直升机式撒钱”来刺激经济恢复。

  他说,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许多国家都走在经济复苏的路上,中国也有审慎的经济危机解决方案,如通过财政政策和结构性改革带来的资产负债表修复和财政状况修复。

  如此,中国在财政改革和结构性改革上争取了很大空间,就不应过多依赖货币政策,不需要用“直升机式撒钱”。

  ——中国金融市场未来更开放?

  “开放的中国,对中国和其他国家来说都是很好的体验。”周小川表示,中国金融市场未来进一步开放已有两个条件,一是从过去准入审核中的正面清单变为负面清单,今后还将加快减少负面清单上的行业;二是赋予外国投资者国民待遇。

  周小川透露,中国金融行业将更大幅度地对外敞开,包括银行业、保险业、投行业、证券业以及支付行业。“你看VISA代表就坐在台下笑”(完)

 


周小川直面五大热点经济问题

推荐阅读

人民网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