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老儿霸占房产逼走父母 法院强制腾房归还老两口

啃老儿霸占房产逼走父母 法院强制腾房归还老两口

2016年12月05日 04:24 来源:北京晨报
 

  本可自食其力,却好逸恶劳不工作,天天靠父母养活,这样的子女被称为“啃老族”。对此,大多父母念及骨肉亲情任由啃食,但也有人选择与子女对簿公堂,依靠法律手段将他们逐出家门。近日,北京晨报记者跟随朝阳法院执行法官,目睹了一起父母要求亲儿子腾房的强制执行案。趁父母外出之机,儿子竟霸占父母房产,并通过中介出租,逼得老两口只能一直在外租房住。

  心酸:擅自出租 告儿子腾房

  近日,北京晨报记者随朝阳法院执行法官和法警,来到朝阳区某小区一栋红色的砖楼内。敲开三层一套房屋,一股夹杂着酒精味的污浊味道扑鼻而来。这是一套80平方米的老三居,由中介公司出租给一家网络公司作为员工宿舍,平时住着11个人。

  三个月前,执行法官曾两次到这里张贴腾房公告,又先后来了三次,告知租客们属于非法承租,房主并不知情,并责令限期搬走。除了一家三口几天前搬出,其他人置若罔闻。当天到达现场时,屋内还有5人未起床。法官一再催促,他们才极不情愿地收拾东西。

  不一会儿,房主崔女士和老伴到了现场。(如图)“这里留下了太多伤心记忆,我们不会搬来住,会找中介租出去。”崔女士夫妇都是高级知识分子,告亲生儿霸占房产,其中的心酸不言而喻。

  争执:三年未见 见面就开吵

  崔女士拨通了儿子小武的电话,质问他为什么不到现场。对方一声未吭便挂断电话。没多久,小武出现在门口。一家三口上次见面还是在法庭上,至今已近三年。见到记者后,小武大发脾气,指着摄像镜头说,“再拍就砸了它。”将记者们关在屋门外,房间里随即传来小武和父母争吵的声音。而当法官说起前一天小武在法院态度恶劣,小武辩解说,“我不是冲您,我心里有气,作为子女,我还有委屈呢。”

  网络公司一名负责人进屋和小武交涉,称“租金已交,但房子还没给找好”。小武让几名员工把随身物品先搬到楼道对门的公司另一间宿舍内,承诺晚上一定会安排好住处。协商好之后,员工们在执行法官的监督下腾房。

  诉苦:伸手要钱 掐老母脖子

  “作为父母,我们已经穷尽了办法教育他,我们也不理解,他为什么会变成这样。”面对记者,崔女士的眼里含着泪水说。小武是崔女士夫妇的独子。小学二年级时,崔女士跟着丈夫驻外工作三年,小武由姥爷、姥姥照顾。

  夫妇俩回国后,发现儿子特别调皮。崔女士发誓从此不再离开孩子,要好好管教他。但小武升了初中后进入叛逆期,在学校里瞎折腾,被校长劝退。两人想尽办法帮他转了好几家重点中学,但小武就是不愿读书,念到初二就辍学了。“我们给他找过家教,家教来两次,钱都不要就再也不来了。找心理医生、找中医给他调理都不管用。他喜欢踢足球,又花很多钱让他去学,可踢了几天就不学了。”

  崔女士的丈夫常年驻外,崔女士独自带着儿子在国内。辍学后的小武游手好闲,白天在家睡觉,晚上和在社会上结交的朋友出去玩,经常向家里要钱。夫妻俩经常在国际长途电话里想各种办法教育儿子,每年越洋电话费就过万元。

  崔女士说,小武成年后长期没有正当职业,一直靠父母供养。他找各种借口向父母、亲戚要钱,从不偿还。一次,小武为了要钱,竟然逼着崔女士双手抱头蹲在暖气管上,甚至掐住她的脖子。有一年春节,小武在姥姥家要钱未果一脚踢碎玻璃窗,玻璃碴将崔女士的手都扎流血了。崔女士曾报过警,也无济于事。

  冲突:霸占房屋 老人难回家

  2005年,面对孩子的乖戾行为,崔女士抱着逃命的心态出国和丈夫一起生活。2012年,当他们返回国内时,发现小武偷偷将房屋出租。为了给自己留条后路,老两口还有一套房,一直瞒着儿子。回国后,他们就住在这套房里。可2014年,小武想办法查到了这套房子,趁母亲住院期间,又找人撬锁并霸占,也用于出租。有家难回,老两口不得不每月花5000元在外租房住。

  崔女士说,就在租房期间,儿子还打电话要求他们卖房帮他还欠债,被拒后又加倍折磨他们,并扬言找人收拾他们。

  忍无可忍之下,夫妇俩选择起诉,要求儿子腾房。2015年年底,朝阳法院判令小武归还房屋,同时要求房屋中介公司将该房腾空交还夫妇俩。但此后,小武继续出租房子。目前,夫妇俩名下的两套房产都进入执行阶段。

  “我父亲就是让他活活气死的。”对这个唯一的儿子,崔女士心灰意冷。“我们遗嘱都立了,他再改不好,一分钱不给他,都捐出去。”崔女士沉默片刻说,小武总认为从小缺少陪伴,可能孩子上小学那三年的关键成长期,她不出国的话,或许会有改变。

  反思:有所改变 自认八成错

  面对记者,小武起初一副蛮不讲理的样子,待情绪平稳下来,他又显得挺诚恳。“我父母追着告了我好几年,没想到,不理解。我以前只在电视上见到过。”

  小武承认他过去交友不慎,沾上了赌博,输了上百万元。这些钱都是他向父母、姥姥姥爷要的,还有自己出租房子的钱和“捞偏门”挣来的。他逼着父母要钱,一是为了还债,还有就是逼他们出来面对自己,有矛盾当面说开。自己确实有不当行为,但没有虐待老人。

  “我几年没见他们了,他们总躲着我。我们是一家人,终究要面对。”他说,随着年龄增大,他有所转变,但父母不再相信他。结婚这么大的事情父母都不露面,认为他骗钱。“后来我又离婚了。我人生重大经历中,父母都缺位。”

  小武也做了反思,认为自己的错占80%,但不理解父母对他的态度。小武认为,父母这么做有点绝情。不过,小武说他今后会试着改变,努力修复与父母的关系。

  ■相关案件

  女儿难处 父母无奈告腾房

  海淀法院今年强执过一起父母要求女儿腾房的案件。36岁的陈某一直未婚,与父母同住。父母从小对她宠爱万分,导致陈某认为父母付出的一切都是理所应当。她常因琐事对父母恶语相向,甚至推倒母亲,导致母亲软组织挫伤。父母曾经寻求街道司法所进行调解,但女儿态度蛮横。

  陈某的父母称,自己年老多病,女儿的行为严重影响了他们的正常生活,甚至威胁到了生命安全。此外,女儿已买房,二人还借给她15万元,但她仍拒绝搬走,故请求判令女儿搬出二人所有房屋的次卧。

  面对法官,陈某拒绝搬迁的理由却是,父母年纪较大,她搬出去不利于照顾他们。法院认为,陈某父母系房屋的所有权人,对房屋享有直接支配和排他的权利。双方因家庭琐事经常产生矛盾,且有肢体冲突,原告坚持要求女儿搬走且明确拒绝其照顾。陈某已成年且有收入来源和房产,故原告的请求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法院予以支持。

  ■专家释法

  父母无义务抚养“啃老族”

  海淀法院法官表示,我国《婚姻法》等相关法律规定,父母对子女有抚养教育的义务,是指尚在校接受高中及其以下学历教育,或者丧失或未完全丧失劳动能力等原因,而无法维持正常生活的成年子女,父母对“啃老族”没有抚养义务。子女依仗与父母有血缘关系,心安理得地“啃老”,父母即便不满但碍于面子或情感也通常选择隐忍。也有父母无奈起诉,但赢了官司,输了亲情。官司过后,还需共同努力,修复亲情。

  北京康达律师事务所韩骁律师认为,要想从根本上解决“啃老”现象,需要从小培养子女自尊自立的意识。家庭教育理念和生长环境对于子女良好品德的养成十分重要,正是因为父母的过度溺爱才造成这些人不思进取。除了家庭教育,学校教育、社会环境都是不可忽视的因素。学校更应对学生进行人格教育、生活教育、生存能力教育。“贪图享乐”思想的社会风气也应由各界齐力改变。总之,“啃老”已经成为一种社会现象,唯有家庭、学校、社会、个人等共同努力,才能根治。

  本版撰文 北京晨报记者 颜斐

  朝阳法院供图

 


啃老儿霸占房产逼走父母 法院强制腾房归还老两口

推荐阅读

人民网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