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前沿 > 时政 > 法与理

不把时间花在患者身上的医生 有多少论文都是悲剧

  • 2017年04月26日 10:41 来源:中国青年报
天天色撸

 

 

  张强 血管外科专家,他曾在“体制内”的公立医院成为主任医师、教授,也曾在2012年走出“体制”,并在2014年创立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医生集团。

  ----------------------------------------------

  这次107篇文章被期刊《肿瘤生物学》撤稿,既有道德问题,也有体制方面的原因。我在公立医院工作时,职称晋升也有论文要求,但没有现在这么高。尤其在高校附属医院,现在高级职称的晋升都有SCI文章的数量要求。

  作为个人,我那时候的论文都是在临床中总结出来的,所以也没有特别的压力。我的主任医师职称是在2005年获得的,当时晋升的条件除了英文外,对论文的要求是至少两篇论文在中华系列医学杂志上发表,比较轻松。

  但是,后来渐渐把论文(尤其是SCI文章)和科研基金数量作为科室的考核指标,这对于科室主任来讲,确实带来了临床业务外的额外压力。

  印象当中,最近10年在各家医院,尤其是公立三甲附属医院,都出现了一些靠嘴皮子和键盘的“外科医生”。这给同单位把精力大多投入在临床工作的医生带来很多负面影响。在三甲附属医院的体系中,临床和科研真正兼顾的医生是很少的,毕竟人的精力有限。院长或者科室主任有条件利用手中的行政手段,动用资源,发表大量的论文,或者拿到科研经费。对于普通专家来讲,这就很难做到。而在三甲附属医院以论文为导向的医生评价体系中,往往临床不怎么强的医生反而比临床能力强的更容易成为所谓“名医”。因此,追逐SCI论文,自然成了许多医生的“事业”目标,能让很多人名利双收。

  我做科室主任的时候,也常常有各种论文公司找上门。我一直认为搞学术还是应该有诚信,毕竟很多人会应用论文上的数据和结论。医学研究往往人命关天。我曾经尝试过和独立的科学家联合搞科研,效果不错,也达到了医院指标,但这并不是发自内心的科研。

  我记得我当年写论文是发自内心的,常常查找资料、翻译,写作到半夜。那时候并没有感到压力,只是希望把心得分享给更多的同行。这在我看来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而且写论文的同时会查阅大量的文献,可以增加自己的知识面。

  我大概发表了几十篇论文,绝大部分并不是出于晋升的压力而为。不过,要平衡好临床工作和科研的时间,确实是很难的。我愿意看到的是,临床医生把精力放在患者身上,把大部分的科研任务交给科研人员。毕竟医生以治病为天职,离开这个,发再多的论文,患者遇上就倒霉,又有何意义呢?

  实际上,国外许多著名医院,如梅奥诊所等,都有大量的研究人员。临床医生应该聚焦在临床。

  在名利驱使下的中国科研体系,导致了论文写作和科研申请成为一门“生意”。第三方公司大量出现,专门洗钱的公司也出现在瓜分国家科研经费的道路上。纳税人的钱被虚假科研糟蹋,更严重的后果是医务人员的信誉被破坏。甚至一些虚假治疗技术得以横行,损害患者利益。有些医药公司用利益绑架科研,腐蚀一些医学专家,制造各种所谓指南来引导产品销售。

  这些媒体都曾报道过,而且导致老百姓对医疗的不信任和抱怨,会直接影响到民生和社会稳定。

  我们作为体制外的专科团队,可以专注于临床工作,在内部取消职称评价体系,对医生采用国际上通行的Attending制度(记者注:由主诊医生负责病人的全程诊疗和长期随访,不按职称将医生分为不同级别)。我们也会非常重视科研,但绝对不是把服务患者的时间用来做科研,而是鼓励做临床科研,和科学家团队合作,或者将来成立自己的科研队伍。

  真正的科研,绝对不是天天有成果,而临床还是几十年前的老套路。还是那句话:没有临床服务能力的医生,或者很少把时间花在患者身上的医生,无论有多少论文,对中国医疗而言就是一个悲剧。

  医学论文造假和制造假冒伪劣商品都属不良行为。不同的是:前者可能害命,后者只是谋财。一旦查处,前者往往把责任推给体制,后者则自认倒霉。某种程度上,前者危险更大:用“科研”的虎皮来掩盖低质医疗,让真正重视临床服务患者、真正搞科学研究的医学同行蒙羞。

  最好的医生评价体系,是用技术和服务质量获得口碑和收入,交给市场。这是世界上绝大部分国家的做法。医院、保险、患者的监督和评价,远比论文可靠。

  让医生回归到临床,这是中国特别需要做的,毕竟我们的医疗资源相比其他国家而言更为缺乏。张强/口述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胡宁/采访整理

上篇:捡到钱包父母起贪念 七岁男孩揭真相

下篇:男子离婚仍与前妻同居 因对方有新男友将其杀害

 
分享到:

热点新闻

  • 湖南郴州北湖区:专项整治国家公职人员公司持股

  • 外省男子夜里赤脚报警 民警出击摧毁传销窝点

  • 12315互联网平台上线 消费维权进入互联网时代

  • 北京:"驰名商标"系虚假宣传 法院判决3倍赔偿

  • 暗访月嫂培训班:不上课就能拿证 没有职能部门监管

  • 济南一90后女司机竟然开代步车上路 驾照被扣12分

  • 四川省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朱兵严重违纪被"双开"

  • 女子连续三天熬夜追剧 就医发现输尿管被堵塞

  • 国家知识产权局局长申长雨:推进修法解决好"专利维权难"

  • 山东淄博乐天超市被临时查封:存在消防安全隐患

  • 247辆出租车交600多万押金 合同到期公司拒退钱

  • 16岁少女跳钱塘江想自杀:整天带弟弟妹妹太压抑了

  • 八万元买了一斤冰糖!毒贩买毒品打错电话 卖家用冰糖充毒品

  • 昆明安宁私售柴油现象猖獗 安监局已成功查处两起

  • 醉汉撞醉汉!肇事司机自首 伤者竟不知自己被撞

  • 女大学生骑“死飞”坠亡 店家借车人均被判担责

  • 杭州小学生晒作息时间 老师唏嘘:时间都去哪儿了

  • 立体车库废弃十余年不能拆 产权问题致执行难

  • 诈骗逃犯5年后落网 身边朋友均深信其已去世

  • 毒贩找货源打错电话 卖家用冰糖充毒品卖8万一斤

  • 南京老人曾因盗窃入狱 释放后遭亲人嫌弃流浪街头

  • 新疆克孜勒苏州阿克陶县附近发生5.1级左右地震

  • 山西吕梁警方破获特大贩毒案 抓获89名嫌疑人

  • 女子情绪失控砍伤前夫 将幼子推下楼致其坠亡

  • 公安部:各地公安机关去年共破获涉油刑事案件1488起

  • “中国天眼”所在地:未收过天价门票,项目不是逐利的工具

  • 九旬老人瘫倒在麻将桌 术后第一句话何时能再打

  • 男子眼插水果刀"淡定"排队就诊称跟老婆争执被捅伤

  • 银行卡突然多7万:究竟是"馅饼"还是"烫手山芋"?

  • 男子亲子鉴定证明孩子非亲生 妻子咬定:就是他的

  • 山东淄博乐天超市被临时查封:存在消防安全隐患

  • 高中生遭持刀抢劫表现冷静 歹徒紧张到两腿发抖

  • 微加盟赚钱有“套路”:漂流瓶“美女”交友背后的骗局

  • "打假人"超市造假 面包扎孔塞头发进行勒索

  • 微加盟赚钱有“套路”:漂流瓶“美女”交友背后的骗局

  • 桂林严查蛮横对待游客行为 涉事导游被吊销导游证

  • 瘦脸针“黑窝点”藏身京城商圈 销售注射一条龙

  • 宜春一塑料厂凌晨发生火灾 现场火光冲天浓烟滚滚(图)

  • 还原浙江九好集团“忽悠式”重组大案:伪造合同 虚增收入

  • 女孩为照顾瘫痪父亲 每日学校与家之间往返8趟

  • 8岁女孩被亲生父亲和后母当“碰瓷”工具 屡遭车撞

  • 古装剧里的寿康宫、慈宁宫、毓庆宫 都可以去看原貌了

  • 为照顾瘫痪父亲 “最美中学生”每天奔跑10公里

  • 女子割肾救夫:妻子为丈夫捐的比例更高一些

  • “首例代孕案”写进最高法报告 婆媳争夺子女监护权

  • 杭州网贷平台宣称"国企控股"吸金 千名投资者被套上亿

  • 袁本朴代表:推进大数据和检察业务深度融合

  • 江苏一男生极度自卑厌世 在校“咬舌自尽”

  • 90后女子聚餐醉酒 遭情夫好友拉入车内强奸

  • 山西吕梁警方破获特大贩毒案 抓获89名嫌疑人

  • 阅读推荐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津ICP备15008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