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落在相思草上

梦落在相思草上

2017年02月27日 19:28 来源:中国新闻网
 

  行驶在高速上,一路向南。逶迤的青山,清冷的湖水,还淌着绿的灌木,远处偶尔响起的几声鞭炮,一切都在显示,家乡愈来愈近,年味愈来愈浓。

  突然,一座“李时珍艾草”的巨幅广告牌一掠而过,又是一座……开车的爸爸看到了,妈妈也看到了。蕲艾,这棵“深在闺中人不识”的小艾草,莫不是要登向大雅之堂了?思绪被广告牌牵引,随着奔驰的车轮一起飞扬。仿佛间,我隐隐约约闻到了一股艾香。

  《孟子》曰:七年之病,求三年之艾。《本草纲目》记载:艾叶能灸百病,艾乃医家之草。其中,蕲州之艾又是艾草之王。明朝时期,我们家乡朝贡的便是艾叶,使得蕲艾名满天下。直到今天,很多医家在用艾方中仍特别强调要用蕲艾。家乡蕲春更是有“三月戴柳,五月挂艾”的习俗,戴柳是对春天的珍惜,挂艾则为驱邪避灾,预防疾病。“彼采艾兮,一日不见,如三岁兮。”爸爸吟出《诗经》中的最脍炙人口名句。“艾”“爱”同音。早在四千多年前,这株朴拙无华的艾草,就被赋予相思的人文情感,成为中华民族的相思草。

  这棵千百年来不言不语的相思草,淡淡的绿,轻微的香,只须挖些根来埋在房前屋后的犄角旮旯,它偏可以旺盛的无声无色的生长。谁家孩子肚子疼了,大人就会采一把艾叶搓成团敷在他的肚脐眼上,疼感就像被温暖的手抚过一扫而光;谁家孩子感冒发烧,大人就会煎一锅艾叶水给他洗澡,有时还能吃上两个艾叶煮鸡蛋……小时候,我体质弱,奶奶每年的端午时节都要到野外采来艾草,晾干、揉碎,亲手为我缝制精致小巧的艾叶枕头,等着我过年回家。枕着艾叶枕头,幽然淡雅的清香,沁入心脾,助力睡眠,第二天醒来眼明心亮、心旷神怡。爸爸戏言,这是我抗住北方气候剧变、雾霾频频来袭的“利器”。蕲艾,守护着我的健康,简单而实用;蕲艾,浸透着我的思念,朴素而深沉……

  一声鸣笛打断我的思绪,车缓缓地停了下来。爷爷奶奶笑呵呵地站在门口,我一下车便滚在奶奶的怀里。跨进门,一片褐叶轻轻拂过我的头发,又是艾草!奶奶告诉我,端午插艾是驱邪气,中秋、春节插艾是盼团圆。艾草,这株相思草,在家乡亲人心目中是如此的神圣、如此的厚重!

  爷爷忙开了,一边打开自酿的谷酒,一边扯开嗓子,“赶紧洗洗,准备吃饭,要说蕲艾,一会儿让你叔叔说”。餐桌上,在老酒的作用下,爷爷的脸色开始泛红。

  “蕲艾是个宝,过去三年自然灾害,蕲艾可是救命草哦,现在城里人注意养生,蕲艾更是派上大用场啰。”叔叔接过话茬:“全面建小康,蕲艾来相帮。政府提出要把蕲春打造成‘中国艾都’,这几年,蕲艾产业发展很火,蕲艾条、时珍养生酒、蕲艾灸、蕲艾沐足等一系列健康养生产品走向市场,据说产值已经十几个亿了。特别是政府还把蕲艾种植与精准扶贫结合起来,帮助老乡脱贫致富。”

  “你叔叔就承包了一个种植基地,带动100多农户种植蕲艾,一年下来收入不错哩!”爷爷说。“来来来,为‘中国艾都’干杯”,爸爸举起酒杯。碰杯的清脆声中,一个让家乡生活淌油的梦想在我心里荡漾开来。打造蕲艾产业,是政府的扶贫策,是乡亲的致富经。蕲艾,这株千年相思草,被赋予了小康的时代内涵,成为一株缠绕着相思情愫的筑梦草、圆梦草!(作者张典 为北大附中学生)

 


梦落在相思草上

推荐阅读

人民网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