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写真:相声达人王振全的“要坚持”和“看不懂”

台湾写真:相声达人王振全的“要坚持”和“看不懂”

2017年02月23日 17:52 来源:中国新闻网
 

  中新社台北2月23日电 题:相声达人王振全的“要坚持”和“看不懂”

  中新社记者 陈林 陈小愿

  “我做了自己喜欢的事,糊里糊涂做的。”

  忆及相声之路,花甲之年的王振全近日接受中新社记者专访时说,回想起来,“是莫名其妙做对了这么一件事”。

  眼前这位胡子、眉毛渐白的老人,被称为“台湾新时代相声之父”。从事相声表演已超40年,依然活跃在舞台上。

  眷村长大的他,从小对各种方言耳濡目染。数学老师的唐山话教学、母亲砍价时的山东口音,如今依然记忆犹新,“这对说相声影响很大”。模仿到有趣处,自己先笑了。

  笑声中,他仿佛回到童年。随后,已当爷爷的他开始念及老师的好、邻里间浓浓的人情味……

  作为1949年大陆赴台军人及眷属的临时落脚点,眷村对许多台湾人来说都有着特殊记忆。当年赴台的陈逸安、吴兆南、魏龙豪等,被认为是台湾相声源头。他们把记忆的段子重新整理,开始在军中演出,慰藉人们思乡之情。

  “我们这些‘外省人’第二代,听到这个会格外亲切”。王振全说,初中刚听“觉得非常有趣”,当时电台也在播,“时间长了你一言我一语,自得其乐”。

  生活中的王振全延续台上幽默,聊天中笑声不断。高二曾读四年的经历,也化为“包袱”:“通知我高中同学会,哪一年的?”

  由于表演收入少,后来许多从业者转行,台湾相声日渐式微。上世纪八十年代前后,已少有人登台。1985年,王振全创立汉霖民俗说唱艺术团,有媒体称他是“台湾相声断层的‘缝补者’”。

  他感慨,那时听录音学相声,只有《相声集锦》16盘录音带,每次听福建海峡之声曲艺时,都会录。

  如此“出徒”,让他数次被观众批评:捧哏、逗哏位置不对;模仿《八花八典》,听不清就“自作聪明填字”……再忆往事,只心存感谢。

  1988年,新加坡举办相声歌谣汇演,邀请两岸相声演员同台。演出结束后王振全应邀直飞大陆,拜访了侯宝林、马三立等曲艺名家,成了两岸相声交流先行者。

  “当时政策已有放松”,王振全说。他去圆明园等地参观,印证了一些事,“是很感动的事情。”

  “摸索前行”的他认为,大陆有很多相声名家,能为他指引正确方向。他曾试用闽南语说相声,得到对岸同行认可后坚持。带团海外演出,还试用英语表演。

  艺术团刚成立十年间,每年有大小演出约300场。谈及现在,他想了想说,“恐怕只有一半了”。多年前67个国家和地区的演出纪录,也不再增加。

  他说台湾现在从事相声的人少,市场不如以前。这些年卖了房子,母亲遗产和他的退休金也砸了进来。最近尤为艰难:演出机会和收入都越来越少,甚至出现欠薪。

  一直为剧团生存疲于奔命,仍走下坡路,这让他“看不懂”:或缺少宣传、或不懂包装,或没代表作品。他认为年轻人可能不喜欢,同时又表示郭德纲的观众多是年轻人。“还是我们没有做好”。

  在他眼里,当年创团老友没人在意赚多少钱,只在乎做了件有意义的事。现在有年轻人会在意钱,排演还有人来不了,这在他们那辈人中几乎看不到……

  越是看不懂,他表示越坚持,甚至打算“死在舞台上”。

  工作室的娃娃团照片,让他又感到被认可:“家长把宝贝送到这里,让我感觉到生命的价值”。

  他同时也不解,有小朋友对境外东西耳熟能详,对传统却了解不多。

  “上课时,我会讲‘六尺巷’等传统故事”。

  他说,“潜移默化比大声疾呼的效果要好得多”。(完)

 


台湾写真:相声达人王振全的“要坚持”和“看不懂”

推荐阅读

人民网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