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安会:欧美俄谁还能主导世界

2017年02月21日 09:34 来源:文汇报
分享

  高健

  本次慕尼黑安全峰会在议题设置上相当全面,从恐怖主义到难民危机,从卫生安全到疾病控制,国际社会迫在眉睫的安全问题都有所涉及了。然而,与欧洲安全与防卫争端相比,其他问题似乎都无足轻重,足见对整个西方世界而言,美欧同盟,或者说北约与欧盟的军事合作,政治意义有多么深远,无怪乎欧洲一流智库将其上升到“原则高度”,事关西方阵营与反西方阵营斗争成败与否的问题。

  冷战结束近30年了,欧洲主流知识界依然停留在上个世纪,这是欧洲今天始终无法摆脱美国魔咒的根本原因。

  我们或许无法理解乌克兰事件对于当代欧洲究竟意味着什么。简而言之,它彻底打碎了西欧希望通过“接触”的方式和平解决“俄罗斯问题”的梦想,并且重新唤起了苏德之间的中东欧小国对本民族苦难的回忆,历史上他们曾经不止一次被迫成为沙俄帝国版图的一部分。还有一个欧洲不得不接受的结果,美国获得了一个不可多得的强化欧洲存在感的机会———欧洲防务安全问题的主导权被美国牢牢攥在了手中。

  在美国全球战略版图中,欧洲究竟有多大的份量,这是一个众说纷纭的问题,但是,美欧在军事领域的合作不断加强,却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为了增强对俄军事压制,在去年7月的北约华沙峰会上,北约和欧盟首次发布安全合作方面的联合宣言,着重强调要在混合战和网络战领域进行合作、开展联合海洋行动防止非法移民,并商讨成立联合委员会的可能性;美国启动了在罗马尼亚南部德韦塞卢空军基地部署的反导系统,在波兰启动东欧第二处反导系统建设,积极向东欧国家增派兵力,计划在波兰东部部署“随时应战的”快速反应部队。自冷战结束以来,北约去年在与俄罗斯接壤的东欧国家完成了最大规模的军力集结。毫无疑问,在欧洲安全防卫系统中,北约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

  欧盟并非没有依靠自我力量构建军事安全保障的想法,但是,明显缺乏付诸行动的决心与机制。在内忧外患之下,欧盟领导人积极谋求欧洲大陆整体的安全,希望欧盟成员国的合作仍能为欧洲人带来福音。在去年6月末,欧盟提出了一种“全球化战略”,希望欧洲可以做出统一行动,一起面对来自俄罗斯的安全压力。欧洲委员会还提出了一 项欧洲防御行动计划,提议包括建立欧洲防卫基金,加强欧洲军事储备,以及再次承诺成立独立的欧洲国防装备市场。去年年底,欧盟国家元首还签署了 《关于安全和国防问题实施方案》,旨在推进全球化战略,增强欧盟军事行动一致性。

  然而,鉴于欧盟成员国军事能力指标的审查尚未达成一致,欧盟的全球战略注定效果甚微。在另一项行动方案中,欧盟呼吁成员国能够基于自身的意愿,采取适当的行动以增强欧盟安全与防务政策的效力,并一起执行《里斯本条约》中关于军事合作的部分。然而,所有愿景得以实施的前提是必须得到欧盟成员国的认可,否则只是一纸空文。这个提议一旦付诸实施,就需要高达数十亿欧元的安全和国防研发经费,让欧盟中欠发达国家自掏腰包,难度绝不是一点点。

  欧盟今天在安全事务上的困局,虽然有美国的“引导”作用,本质上是其自身造成的,因为欧盟缺乏对自我历史定位的清醒认识。美国前国家安全顾问布热津斯基从地缘政治的角度,不止一次告诫西方不要轻易越过乌拉尔山与乌拉尔河一线,因为这会强烈地刺激俄罗斯的安全神经。冷战战略思想家乔治·凯南在晚年唯一感兴趣的理论工作,就是猛烈抨击西方对俄罗斯这个民族在认识上的“无知与愚昧”。事实上,历史发展到今天,西欧发达国家在骨子里从未真正平等看待俄罗斯民族,这种历史形成的傲慢与自大,这种莫名其妙的民族文化的优越感,使其成为对抗俄罗斯的急先锋与马前卒,最终将欧盟带到了如此尴尬的境地。

  表面看来,美国承担了远高于北约其他国家的军费开支,事实上,美国也享受了北约存在带来的不可估量的“隐形收入”。在对俄罗斯的经济制裁中,欧盟承受了远远高于美国的经济损失,俄罗斯与欧盟的双方贸易元气大伤。鉴于对俄贸易只占美国对外贸易的极小比例,美国用很小的经济代价,达到了深远的战略目的,现在反而在军费上向欧盟叫板。所有苦果,欧盟只能独自吞下。

  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在慕尼黑大会上说,俄罗斯无意与其他方发生冲突,但会坚决保护本国利益。问题在于,没有一个国家愿意“无理由”地与其他方发生冲突;问题更在于,你所要申索的“本国利益”究竟是什么?在欧盟与俄罗斯的这场冲突中,没有赢家。为了苦撑在欧洲与中东的局面,俄国人在其他领域付出了昂贵的代价;为了捍卫只剩下一张表皮的欧洲国际自由主义秩序,欧盟已经到了岌岌可危的局面。回想4年前双方为了拉拢乌克兰入盟的情景,谁会想到事情会发展到今天这样的地步呢?对抗与武力,实在不是今天解决国际争端的良方,这一点,它们都应该向中国学习。

  (作者系上海外国语大学世界智库研究中心主任)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