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晒“万元羽绒服”被批炒作 回应:有钱不可耻

2016年12月08日 03:46 来源:新京报
分享

王安发帖晒自己照片以及上万元衣服和高档烟。受访者微博截图

  王安(化名)拥有很多身份:泌尿外科医生、副主任医师、医疗公司投资人、粉丝超过40万的微博大V。12月4日,王安通过个人微博,晒出刚买的一件羽绒服,并宣称其价格超过一万元。两天后,王安更是发布长微博称,自己年收入超百万,在成都、东莞等地拥有三套住房,并正在“考察第四套房”。

  公立医院医生的身份,高调的“炫富”行为,让王安身陷舆论漩涡。昨日,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他否认外界对其“炒作”的质疑,称高调表现起因是与网友“赌气”,后来,则是借此给年轻医生“打气”。专家认为,医生依靠知识获得财富,说清楚辛勤工作背后带来的社会效益,才能更好地促进与社会大众的互相理解。

  医生微博高调“炫富”

  12月4日上午9点44分,微博大V王安,发布了一条微博,透露自己此前一天,刚买了一件羽绒服,“贵,一万多,但穿身上特舒服特暖和”。微博中,这名博主还表示,自己平时抽的烟,均为“极品烟”。在微博配图中,上述博主还一并晒出了羽绒服及烟盒图片。

  记者获悉,王安系成都某三甲医院泌尿外科副主任医师。

  万元羽绒服与公立医院医生的身份形成对比,王安随即引发舆论热议。12月6日,其本人再次更新微博,公布了自己的经济状况。王安称,自己拥有三套住房,且目前正在考察第四套住房。此外,“当医生的收入加上各种线上、线下讲课,走穴,年收入大概50万”,加上与朋友合作投资医疗公司,每年总收入超百万。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王安在微博中自评,并非“处于金字塔顶端的医生”,其表示,在医疗行业,收入比自己高的医生很多,“他们才是业界翘楚”。

  不过记者注意到,王安在医院也颇受争议,1996年因偷偷为自己肌注杜冷丁三个月被全院通报批评;1997年因为暴打医院副院长被记大过处分;2002年因为门诊的一次迟到两小时被扣发年终奖。

  对于自己的“炫富”行为,王安援引一名好友的话称,“靠本事吃饭,反而可以鼓励更多的优秀青年从事医疗行业。”

  争议由此开始。

  回应称“无关炒作”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网友针对王安的质疑,主要围绕其收入构成,及“炒作”嫌疑展开。在昨日下午2点49分,王安更新了一条微博,疑似为某医疗类软件做推广。对于这一行为,网友再次质疑其炒作,但他本人解释为“传播医学知识”。

  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王安表示,自己的收入均为劳动所得,“阳光公开”,高调行为无关炒作,更多的是希望给年轻医生信心。

  公立医院医生的收入,由哪些部分构成,又通常在什么水平?南京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医生告诉新京报记者,医生收入与职称紧密相关,拥有副主任医师以上职称,薪酬收入较高。

  上海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医师陈明泉则表示,以自己所在科室为例,住院医师(初级职称)月基本工资2000元左右,奖金平均5000元,没有其他收入;主治医师(中级职称)奖金平均为7000元,月收入可达万元。

  要想获得这样的收入,需要经过较长的培养周期。据悉,一名医学生从毕业,到完成规培,取得主任医师职称,往往已经超过35岁。在这样的体系下,“熬”成为年轻医生面前的不二选择,而较长的成材周期,也导致大量年轻医生流失。

  记者注意到,丁香园《2015年中国医务人员薪酬》调查显示,2015年医生的人均年收入为7.7万元,有医生表示,由此可见大部分医生收入并不高,王安只能是个案。无法代表整个医生群体。

  ■ 对话

  医生总体收入水平偏低

  王安真的火了。昨天一整天,他拒接了几十个约访电话,绕开了赶到医院围追堵截的记者们,在完成了一台手术后,接受了新京报记者的采访。

  “优秀的年轻人不来了”

  新京报:发布微博的动因是什么?

  王安:一开始其实是跟一个网友赌气,说我巴结领导。我一气之下买了羽绒服,然后发了微博。后来没有想到会这么被关注,还引起很多人对我收入的质疑,索性就自己公开。

  新京报:所以只是因为“赌气”?

  王安:一开始是,后来随着关注度变高,我就想借这个话题,给年轻医生一些希望,在这个行业,只要你坚持,愿意熬下去,是很有前途的。

  新京报:年轻同行需要打气吗?

  王安:我工作二十多年了,之前在同济医科大学读书(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在我上学的那个年代,医学专业的考分非常高。现在,很多医学院都招不满,门槛降低。为什么呢?培养周期长,收入低,优秀的年轻人不来了,这很可怕。

  “收入大部分是兼职所得”

  新京报:怎么看待别人说你“炫富”?

  王安:我富吗,或者说医生很富吗?在我看来,与付出、培养时间相比,医生的总体收入水平是偏低的。公立医院的医生,就是靠“熬”。职称、工龄,都会影响基本工资。除此之外,还有就是绩效。做一个膀胱癌手术,快的话2个小时,慢的4个小时,主刀医生大概可以获得三百元左右的收入。

  新京报:有网友质疑你的收入来源?

  王安:我之前一条微博,表述上有问题,这个需要纠正。工作二十多年,副主任医师的职称,每年从医院获得的收入大概是20万,其他都是兼职所得。

  新京报:说自己并非“业界翘楚”,那为什么行事如此高调?

  王安:我为人还是比较低调的,又喜欢发微博。不客气地说,在医生里,我算是文字比较好的,也喜欢表达观点。这次事情这么受关注,我没有想到。

  “医生有钱不可耻”

  新京报:但“炒作”的质疑声很大。

  王安:客观上会给我增加名气,但这不是我发微博的初衷,也没有炒作和策划。我之前说过,一开始确实没有想到会受到这样的关注。

  新京报:会不会加剧医患矛盾?

  王安:恰恰相反,我认为医患矛盾来源于彼此不了解。现在,我把自己的生活放到阳光下,患者会多一份同情和理解。医生有钱不可耻,凭劳动吃饭不可耻。

  新京报:所以怎么评价你的行为?

  王安:医院是一个社会矛盾的集中地,我见过太多喜怒哀乐。在这样的环境下,医生承担的压力太大。希望通过我这件事,医患之间以后能多沟通多理解。

  ■ 追问

  医生“炫富”为何遭质疑?

  专家认为不完整或者不得体的“晒”,加剧负面影响

  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胡小武老师表示,在医患关系相对紧张的大环境背景下,作为一名医生,在微博上晒自己的高收入,其行为本身会引发网友的负面情绪。他认为,医生的收入应当更加透明化、具体化,这样才有利于社会群体对于行业的正面解读,不完整或者不得体的“晒”,只会加剧负面影响。

  胡小武认为,目前,在部分医护人员身上,确实存在收受红包、吃回扣等现象,客观上导致公众对这一群体的负面观感。而在这种环境下,医生高调“炫富”,显得有些张扬,也容易引发反感。

  胡小武建议,医生作为专业技能群体,依靠知识技术获得财富,说清楚辛勤工作背后带来的社会效益,才能更好地促进与社会大众的互相理解。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王煜 实习生 邱碧漪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