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前沿 > 时政 > 法与理

评论:你们总在说底层沦陷和互害,范雨素报之以歌

  • 2017年04月28日 07:17 来源:中国青年报
影音先锋图片资源

 

 

  范雨素红了,就像她当年的同乡余秀华那样蹿红网络,红得让她不知所措。余秀华靠的是诗,她靠的是一篇迅速成为公号爆款文的自述。我的生命是一本不忍卒读的书,命运把我装订得极为拙劣——她成功地将人们带入到她命运的这本书中,击中这个社会的痛点,让人们看到了一个倔强而柔韧的生命对底层“苟且”的记录。现实很沉重,她却以轻松却不造作、幽默却很深刻、温和而有立场的方式写出来了。

  她在文中对自己生活的表达,对底层群体生存状态的观察,对城市社会的描述,正是这个时代的一个盲区。她的自我表达,打破了主流社会对底层视角的垄断,打破了固化的阶层叙述所形成的盲区,让人们看到了一个自以为熟悉却很陌生的生存世界。你的朋友圈里有一个育儿嫂或其他进城打工者吗?你知道打工者的朋友圈是什么样的吗?你知道走在你身边的那个打工者心里在想着什么吗?前段时间,媒体讨论阶层固化这个话题,其实都忽略了一个视角,就是人们看待社会各阶层已经固化的角度。他们虽然从来没有缺席于舆论场,却多是被表达、被建构、被想象和被消费。他们近十多年来的形象,主要是通过春晚小品、快手直播、博士返乡日记、都市报社会新闻、恶性案件、讨薪热点、扶贫报道、支教者说、三农专家分析、乡村爱情故事、离开乡土的打工文学、农家乐、段子手等等所塑造。

  范雨素的自我表达,让人们看到了“范姐”“阿姨”之外这个叫“范雨素”的女人跟自己一样的日常爱恨。

  谈到底层人,舆论常用的一个词是“底层沦陷”或“底层互害”。在一些人看来,底层意味着一种失范的状态,贫穷扭曲了人心,物质的匮乏让人变得更加自私,为了求生不择手段,为鸡毛蒜皮大打出手,甚至闹出人命。当底层人遭遇不公时,他们无力向强者寻求报复,只会把拳头挥向更弱的人,互相伤害,弱弱相残。范雨素的自述触动人心之处,很大程度上正在于打破了所谓“底层互害”“底层沦陷”的认知,让人们看到了底层互爱的美好。谁说物质富有了精神就一定会富有呢,谁说贫穷会扭曲人心呢?范雨素这样写道:

  我能为母亲做些什么?母亲是一个善良的人。我的母亲,作为这个村子里的强者,金字塔尖上的人,经常出面阻止别人对移民的欺侮。在我成年后,我来到大城市求生,成为社会底层的弱者。作为农村强者的女儿,经常受到城里人的白眼和欺侮。这时,我想:是不是人遇到比自己弱的人就欺负,能取得生理上的快感?或者是基因复制?从那时起,我有了一个念头,我碰到每一个和我一样的弱者,就向他们传递爱和尊严。

  活着总要做点什么吧?我是无能的人,我是如此的穷苦,我又能做点什么呢!我在北京的街头,拥抱每一个身体有残疾的流浪者;拥抱每一个精神有问题的病患者。我用拥抱传递母亲的爱,回报母亲的爱。我的大女儿告诉我,她上班的文化公司,每天发一瓶汇源果汁。大女儿没有喝饮料的习惯,每天下班后,她双手捧着饮料,送给公司门口、在垃圾桶里拾废品的流浪奶奶。

  从文学角度看,范雨素的文字并没有多少超越以往打工文学的地方,但她的文字里有一种超越用悲情贿赂自己的道德力量。生存的重量并没有扭曲人的灵魂和尊严,世界吻我以痛,我却报之以歌,经历过苦难和贫穷的弱者更知道弱者的无助,更能体贴无力者对爱和尊严的渴求。她继承了母亲的善良,用力所能及的方式去给身边那些比她更贫弱的人一点关怀,她的女儿也继承了她对身边人的善意。虽然她说:我什么都不能改变,我只能给弱者一个笑容,一个拥抱,这是我能做的全部。

  那些生活境况不知比范雨素要好多少倍的人,又有几个能做到这样?

  从范雨素对自己生活的理解中,我看到了四个字:不卑不亢。没有自卑,也没有用苦难烘托出一种“你们都欠着我”的悲情。平淡地叙述着自己和家人的经历,没有带着那种底层叙述常有的悲愤和怨艾。人们觉得底层人只是在为艰难的生计而挣扎,看不到他们的精神追求。可范雨素说:人活着总要有点事做吧,我挣钱是为了让自己吃饭让孩子吃饭,这是生理欲望。写小说是出于一种精神欲望,是一种希望,就像罗素说的,有事做、有希望、能爱人。写小说就是有事做了,做了一件和吃饭无关的事。如果活着就是为了赚钱才动弹,好像觉得特别累似的。

  有事做、有希望、能爱人——苟且之外的诗和远方,这难道不是中产白领的宣言吗?你一定想不到,一个挣扎在温饱边缘的人,她的精神世界里也有着跟你一样的追求。物质的贫困并没有让她们觉得可以理所当然地放逐和泯灭自己的精神,没有让自己失去“希望”和“爱人”的能力,不卑不亢地去做一个有着立体思想的人,而不是单向度的人。(曹林)

上篇:民法总则草案作126处修改 抹黑英雄烈士将被追责

下篇:国务院办公厅对10起拖欠农民工工资案件进行曝光并部署开展全面自查工作

 
分享到:

热点新闻

  • 马英九:台湾不应让大陆觉得统一不可能

  • 教育部:2020年停止省级保送招生

  • 习近平的“年味儿”

  • 周强:加强人权司法保障 去年1076名被告人宣告无罪

  • 北京市委出新规:离退休干部党员不能信仰宗教

  • 总理给出门农民工送上“定心丸”

  • 民航局长:2016年全国航班正常率达76.4%

  • 人大代表赵冬苓:交税必须经过民众同意

  • 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中国为奥林匹克运动作出重要贡献

  • 杨洁篪同美国国务卿蒂勒森通电话

  • 教育部:2020年停止省级保送招生

  • 中纪委:纪检干部要敢于担当 不担当就被问责

  • 春晚反腐语言类节目 连续三年不缺席

  • 世界命运应该由各国共同掌握

  • 山西副省长批国企“养闲官”:有单位处级2000人

  • 教育部长:单靠985和211的船票上不了“双一流”的船

  • 人民日报:城镇化不能只重面子 要防止过度城镇化

  • 全国政协十二届五次会议闭幕

  • 住建部:逐步使租房居民享有同等基本公共服务

  • 深改新信号:习近平为什么说“党政主要负责同志是关键”?

  • 习近平:加快建立军民融合创新体系 为我军建设提供强大科技支撑

  • 徐显明被任命为最高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

  • 李克强在云南慰问考察

  • 3年来,这11名“大老虎”在两高报告中被点名

  •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用中文向中国人民恭贺新春

  • 民法总则草案审议 替见义勇为撑腰

  • 中国大使投否决票遭英美围攻 现场脱稿霸气回击

  • 刘士余谈2016年融资数据:净增企业债券筹资逾2.7万亿

  • 让人民更安全,记住总书记的特别密码

  • 关于党政关系听听习近平怎么说

  • 黄奇帆:有高管拿1元工资避税 建议给中产阶层降税

  • 3年来,这11名“大老虎”在两高报告中被点名

  • 将国歌改编成“股歌”恶搞 这事儿得有个说法

  • 习近平总书记的扶贫情结

  • 葛剑雄谈“东部高校抢人”:高薪挖人应设立上限

  • 划重点!习近平两会布置6项任务,今年要这么干

  • 外媒看两会:经济和改革是焦点 四大话题值得关注

  • 2017“中澳旅游年”开幕 李克强和澳总理致贺词

  • 李克强在西藏代表团:民族团结要像糌粑和糍粑那样捏成团、聚成团、抱成团

  • 海南“跨界局长”:7年走到哪贪到哪 年均贪40万

  • 李克强:就业是最大的民生 不允许出现大规模群体性失业

  • 习近平主持召开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十五次会议

  • 这一年,全国政协委员们最关心这几个问题!

  • 习近平首提“两个引导”有深意

  • 解读2016年中国经济成绩单:GDP增速超预期 经济企稳无悬念

  • 王国庆回应“中国经济增速26年最低”

  • 王岐山强调:构建党统一领导的反腐败工作体制

  • 新华社评论员:坚定不移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 纪委怎么办案子?看完这篇就全清楚了

  • 这条不足百米的部长通道 释放多个重大信号

  • 阅读推荐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津ICP备15008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