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满投资百万维卡币账户不能提现 涉事公司大门紧闭

陈满投资百万维卡币账户不能提现 涉事公司大门紧闭

2017年02月26日 03:49 来源:华西都市报
 

连山回锅,是陈满最爱吃的菜。

  晚上7点

  气氛缓和

  一盘回锅肉让陈满开口两名恩人表示将继续帮助

  晚上7点,陈满和记者一起吃晚餐。饭桌上,陈满基本不说话,直到一盘回锅肉端上来。

  一盘连山回锅肉,一片肉有巴掌大小,他招呼大家尝尝。

  大家一下子把话匣子拉到了他出狱的时候,他当时说最想吃的是家乡的回锅肉。

  饭桌上,没有人提起他投资的事情,他也很少说话,陈满吃得很快,吃完后直接起身把账结了。

  饭后,陈满说,今天要去成都见北京理工大学法学教授徐昕,想听听徐教授的建议。徐教授是陈满当年蒙冤入狱后,“洗冤行动”的主要发起者之一。在陈满眼中,徐教授和王万琼律师都是恩人。

  25日,记者联系上徐教授,徐教授表示会专门见见陈满,愿意协调法律界的人士帮助陈满维权,建议陈满尽快报警。王万琼律师也表示,会一直关注此事,想办法继续帮助陈满。

  记者调查/

  陈满投资的公司大门紧闭

  25日,记者走访了陈满投资的四川开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注册地点和办公地点。注册地址的一套公寓已于去年7月中旬出售,而位于三圣乡的办公地点大门紧闭。据了解,成都市锦江区公安分局三圣乡派出所曾介入了解此事,但警方表示,必须接到报警后,才能正式介入调查。

  根据资料,记者拨通了法定代表人田某电话,电话中的男子称“打错了”,随即挂断,之后该电话无人接听。

  租期5年 不知房客具体在干什么

  随后,记者来到洗面桥街的注册地址。这里早已换了主人,房主陈女士介绍,去年7月中旬,她从一位邵(音)姓男子手中购买了此房,“此前好像是租给一家搞装修的。”陈女士说,她并不认识田某。

  25日下午,三圣乡驸马村一处白色小别墅大门紧闭,这里就是四川开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办公地点。这栋别墅有两层楼,前面有一片空地,空地被栅栏围起来,一道木质大门插上了门闩。

  自称是该栋别墅主人的贺女士说,去年10月,对方将两层别墅一起租用,合同长达5年,每年租金6.5万。“合同签订后,房子就被围起来了,不清楚房客具体在做什么。”

饭桌上,陈满(右)基本不说话。

  陈满疑在总裁班接触维卡币

  记者调查了解到,陈满在成都参加的“总裁培训班”,对注册用户区分为两种,对于学生,需要登记学校、入学时间和毕业时间;对于成年人,需要登记个人职位和所属公司。注册成功后,官网会推荐10多位“人脉”,这些人脉均带有“总裁、经理、总监”标签。

  记者输入四川开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法人代表田某某的名字,发现田某某正是该网的会员。在其主页的自我介绍中,写着“总裁——四川开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位置为“中国·四川·成都”,但没有头像照片。从这些情况看,陈满应是在“总裁班”培训期间接触到了维卡币。

  一位培训行业人士表示,类似总裁培训班收费较高,一般都是两三万,因为讲课老师很多是名校请来的。不收费的培训班,都会夹杂广告,投资人要慎之又慎。

  行业揭秘/

  维卡币被默认为传销崩溃是迟早的事

  什么是维卡币?这个于2014年诞生的号称“第二代比特币”的虚拟货币,恶评如潮。业内人士透露,维卡币在虚拟货币中已经被默认为传销。

  广州市民刘女士说,在朋友的推荐下,她于2014年买入价值近4万元的维卡币,目前交易平台已经关闭,要等到明年才能重新开通,“相当于钱被冻结了。”

  比特币资深玩家王龙(化名)说,维卡币利用宣传和境外搞活动,装得很‘高大上’,再通过高回报率和熟人拉拢,实际上构成一个庞大的传销体系。

  虽然维卡币标榜为比特币二代,做法上却有很多差异。比特币无需入会费、挖矿源代码公开、不存在‘拉人头’式的营销,这三点维卡币都没做到。其中,最关键的挖矿源代码,维卡币一直故作神秘不愿公开,这也让投资者失去了信心。“比特币的代码是公开的,总量只有2100万枚,但维卡币是平台想发行多少就发行多少,所以最终只能是击鼓传花式地找下家。”

  事实上,2009年比特币出现后,国内涌现了各类“虚拟货币”上百种,包括百川币、摩根币、贝塔币、马克币、暗黑币、克拉币、华强币等。这些所谓的“虚拟货币”都有一个显著特征,都是打着创新的幌子,许以用户高额的回报,实则传销骗局。

  西南财大经济学院副教授刘璐说,这类虚拟货币让他想起了本世纪初火遍大陆的游戏“传奇”。“当时游戏特别火,游戏里面的金钱货币甚至已经和现实中的货币形成了一个稳定的汇率体系。后来私服出现,游戏中的金钱可以随意增发,原来的“汇率体系”便崩溃了。这些可以肆意增发的虚拟货币就如同当年游戏中的私服,没有任何价值,崩溃是迟早的事。

2016年,7月8日下午,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举行钱仁风再审改判无罪申请国家赔偿案听证会。<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chinanews.com/'>中新社</a>发 赵赢 摄
2016年,7月8日下午,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举行钱仁风再审改判无罪申请国家赔偿案听证会。中新社发 赵赢 摄

  国家赔偿怎么花?

  钱仁风:支出超过1万会让侄儿和律师评估

  陈满疑似受骗的消息引起不少网友关注,其中也包括曾经有类似经历的罗开友、钱仁风等。

  1989年,罗开友前妻下落不明,从部队回家探亲的罗开友被指杀死李培香,被警方收审21个月,因证据不足释放,随后他得到147万赔偿款。“拿到钱之后,我做了详细规划,一部分用于还账,一部分只做了一个小投资,用在药店和诊所上,现在诊所生意不错。”

  另一位冤假错案受害者钱仁风告诉记者,在拿到172.3万赔偿款后,还掉了70多万外债,目前剩下的100万正在考虑买房,“现在都存进了银行,只要支出超过1万,我就会给侄儿和律师打电话,请他们评估。”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 唐金龙刘虎 肖茹丹李智杨尚智摄影报道

 


陈满投资百万维卡币账户不能提现 涉事公司大门紧闭

推荐阅读

人民网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