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报:台湾“文青政治”终须面对冷酷现实

台报:台湾“文青政治”终须面对冷酷现实

2016年12月07日 16:35 来源:中国台湾网
 

  台湾《联合报》7日社论表示:台湾在蔡英文“一例一休非过不可”的命令下,“立法院”昨天重兵部署:院外是重重铁栅及员警戒备,防堵示威劳工;“立法院”内则是蓝绿“立委”冲突叫骂,争夺主席台。历经9个月拉锯,“一例一休”之争仍须以如此粗暴的方式完成“立法”,除反映台当局的社会沟通失败,也说明“文青政治”假装温暖的腔调应付不了冷酷的现实。

  转眼已至年底,休假问题若再不解决,不仅民间连行事日历都印不出来,广大的劳工和企业雇主也将无所适从;因此,台当局急着通过“修法”,外界不难理解。这次“修法”闹得如此狼狈,主要是肇因于民进党的讨巧操弄:一方面是在野时一味蛮横托大,到了执政后竟绕不过这个发夹弯;二方面是喜欢向劳工卖弄交情,却在必须决断时不知如何求取平衡,最终只能诉诸蛮干。

  今年3月,台当局“劳动部前部长”陈雄文以“降低每周工时”的方式换取删除7天公共假期,希让劳工和公教人员休假同步;然而,此政策却在“立院”遭民进党拦下,认为损及800万劳工权益。当时,刚刚取得完全执政的民进党踌躇满志,自以为可以加码演出讨好劳工,因而夸下继续放假的海口。谁料,9个月来,劳、公、教假期不一的问题弄得社会纷扰不断,蔡当局最后仍须食言砍掉这七天假期。这场9个月还绕不过的发夹弯,正是民进党自食其果的官场现形记。

  更值得注意的是,台当局对待劳工的态度,已陷入一种前恭后倨的窘境。民进党在野的拼搏,一直有劳工团体相伴,也因此蔡当局将劳团视为友军,一上台就向劳工示好。例如,台当局领导人蔡英文以超乎法制的手法约见远传老板,要求和台当局共同出资解决公路收费员问题;这种法外施恩作法,打开了鼓励劳工抗争的潘多拉之盒。再如,华航空服员罢工时,蔡英文在专机上喊话:“不会让你们感到孤单”;结果,造成何暖轩在和空服员谈判时照单全收,一个月后,专机空服员却遭工会除名。

  台当局对劳工友善,原是值得肯定的事;但在复杂的决策过程中,如不妥善拿捏,或者流于针对性、偏向性的讨好,甚至信口开河,都可能引发难以收拾的后遗症。例如,先前民进党强硬反对陈雄文删除7天假,到后来就变成自食其言的苦果;先前一再向特定团体示好让步,就得到了“会吵才有糖吃”的效果。更有甚者,当台当局疲于奔命、乃至释放善意亦无补于事时,竟只能祭出冷酷手段以收拾残局。就像这次,劳团绝食近月,而执政者几乎不闻不问。

  回顾过去数月,蔡英文频频对劳工喊话,称“劳工是民进党的伙伴”,“劳工是我们心中最软的那块”,充满了“文青腔调”的拉拢意味。遗憾的是,到头来,“立法院”仍必须以重重铁栅拒劳工于千里之外;劳工要求7天假期,台当局却用“新劳工3天特休”搪塞,不仅双方白忙一场,更留下难以消除的心结。从这点看,“文青政治”长于修辞却拙于现实应对的窘境,已一目了然。

  更值得注意的是,这次“劳基法修法”事件,因一直被聚焦在“一例一休”及“七天假期”的焦点上,至于整体修法的结构性得失,则似乎完全未受到应有的讨论。例如,在“一例一休”讨价还价的过程中,虽然执政党提高了不同加班工时的累进加发乘数,然而,这是不是每个劳工“看得到、也吃得到”的果实,恐怕还有很大的疑问。原因是,许多地方政府根本不进行劳动检查,官员如何知道劳工未依法休假应享有的加班待遇,能够如实落入他们的口袋?

  扰攘了9个月,“一例一休”事件也到了该落幕的时候。问题在,民进党是否从中学到了审慎与谦卑,是否学到了避免“庸人自扰”及“两套标准”的一课。蔡英文的“文青政治”,显然已应付不了社会现实,在必须以理说服民众的时候,请不要再用矫揉做作的喊话来敷衍。

 


台报:台湾“文青政治”终须面对冷酷现实

推荐阅读

人民网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