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离妈妈近一点 男子辞职安家成都女子监狱旁

2017年03月27日 09:34 来源:华西都市报
分享

狱中探母,深情一吻。

  悲剧

  情绪压抑的母亲,因琐事与丈夫争吵后,趁丈夫熟睡将其锤杀

  温情

  一月一次,隔着监狱的隔音玻璃,母子俩能在电话中通话15分钟动容

  儿子已做好准备,将这条每月一次的探监路,再走上20年乃至更久

  3月20日,天气甚好,张悟再一次开车去往12公里外的成都女子监狱,探望母亲。

  每月有一次,张悟可以在周三探望妈妈。

  监狱正门左手边的围墙上,密密匝匝缠着钢丝网。从左边的小门进入,到服务大厅拿号,然后经过安检、走下26级台阶,他就能隔着玻璃和妈妈见一面。

  15分钟,这是母子俩一月一次的对话时间。张悟总是小心翼翼,避免提起3年前的那件命案,但周小琴每次都会说“对不起”。

  她向儿子道歉,因为她杀了儿子的父亲。

  为了就近照顾母亲,张悟辞了职,专门在成都女子监狱附近找了一份新工作。他已做好准备,将这条每月一次的探监路,再走上20年,乃至更久。

  一个电话

  “你爸被你妈误杀了…”

  时隔三年,他仍记得那一天的天气,春日晴朗,而他的人生,在这一刻出现急转弯。

  2014年3月13日,还在读大三的张悟吃了午饭,回到寝室时,接了一个电话。“张悟,你要挺住。”二舅在电话里欲言又止,“你爸去世了。”

  在二舅的讲述里,张悟的妈妈周小琴凌晨回家时,发现丈夫张大勇出轨。在和“第三者”的搏斗中,失手误杀了丈夫。

  挂了电话,张悟在床上躺了一下午没有说话,下午4点,他起床请假,立刻赶往事发地深圳。

  坐了两天的汽车,张悟到了深圳。

  聘请的律师在看守所会见归来后,却带给周家人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周小琴并非因丈夫出轨气急下误杀,而是有预谋地杀人。

  “律师告诉我,我妈在我爸睡觉的时候,伤害了他。”提及这段往事时,张悟始终使用着“伤害”这个词,“我当时脑子一下就懵了。”

  到深圳的第三天,张悟看了爸爸最后一眼,然后带着骨灰坐火车返乡。两天两夜的行程里,22岁的他五味陈杂。装有骨灰盒的旅行袋,放在座位下的空档处,至亲之人,阴阳相隔。

  一段回忆

  数十年压抑中年农妇自闭消沉

  出事时,周小琴50岁。

  2014年3月11日凌晨4时,张大勇蹬完三轮回家,因为琐事夫妻两人发生争吵。

  周小琴和前夫育有一子,一直被丈夫阻止和前夫之子相认。联想到夫妻种种矛盾,趁着丈夫熟睡,她下楼拿了一把铁锤,砸向了丈夫……

  幼年时,身为家中老大的周小琴因为是女儿,不被父亲所喜,日子一直过得压抑。

  在父亲的包办下,她嫁给了第一任丈夫,婚后却时常被家暴。离婚并再次结婚后,过得也并不顺心。种种人生经历,让她变成一个情绪压抑、心事重重的人。

  在张悟印象中,父母虽时常争吵却从未动手。悲剧的发生来得如此猝不及防,席卷两个家族,成为不结痂的伤口。而漩涡中心,除了儿子张悟,还有抱着强烈负罪感的周小琴。

  一个决定

  监狱附近找工作离母亲近一点

  审判的那一天,周小琴看见儿子,立刻埋下了头,一句话也不说。

  从深圳市女子监狱,到成都女子监狱,她的精神长期不稳定,偶尔还会出现梦游状况。虽然渐渐开始愿意见张悟,却每次都会哭着说“对不起”。这让张悟一直放心不下。

  2016年9月,他终于做出一个决定——离母亲近一点。随后,他辞了职,在成都市女子监狱附近一家公司就业。

  每个月有一天,他可以驱车12公里,到监狱探望母亲。隔着隔音玻璃,母子俩能在电话中通话15分钟。这是一月一次的“温情时刻”。

  成都女子监狱某监区副监区长钟茂利说,周小琴刚来时,一个月有好几次,半夜醒来,拿着厕所的扫帚到处挥舞,大叫,“每次找她谈话,她都是低着头,不愿意多说自己的经历。”

  今年1月19日,春节前监狱举行了一次亲情帮教活动。监狱特别留了名额给周小琴,并邀请她儿子和母亲一起来。那一次会见,也是自出事后,周小琴的母亲,第一次近距离接触她。

  管教民警说,自从儿子一月一次固定探望,周小琴有了很大改观。

  一个打算

  买房安家探监路一直走下去

  3月20日,成都迎来了多日未现的艳阳天,太阳暖暖的,趁着午休间隙,张悟再次开车来到了成都女子监狱。

  会见的地方,被民警安排在一个小房间里,透过窗户,阳光散射在沙发上,茶几上摆放着多肉植物和小物件,很是温馨。

  下午1点,周小琴走进了屋子里,一个多月未相见了,母子俩先来了一个拥抱,在儿子的怀抱里,一米五的妈妈显得娇小。

  母子俩笑起来的眉眼,几乎一模一样。母子俩人,紧张时候的小动作都是一样的:用左手紧紧捏住右手的食指。

  交谈中,张悟时常用右手,搂住妈妈的右肩,试图靠得更近一些。这是母子俩两年来最亲近的一次,也是出事后,妈妈情绪最好的一次,或许,在她52年的生命中,她从未如此轻松过。

  “儿子很孝顺,为了我在龙泉找了工作,是对我最大的安慰了。”周小琴叮嘱儿子,不要每月都来看她,不要时常向公司请假,“干啥子工作,要对工作负责。”

  每月一次的探监路,即使以最好的情况计算,张悟也还要走20多年。

  但时间和亲情总是最好的良药。现在,张悟盘算着再攒两年钱,在监狱附近买房安家。

  大学时,他曾交过一个女朋友,毕业季女友提及婚姻,他却深深低下头不说话。“我家这个情况,我能给别人什么呢?”

  现在,他觉得自己已经有勇气,再遇到喜欢的女孩子,会坦然告诉对方一切。“我是我妈妈的儿子,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他说。

  心声

  儿子:“手心手背都是肉”

  三年前那个春日灿烂天里,张悟接到一个电话,人生的轨迹就此改变。他从一个开朗的年轻人,逐渐变得沉默而自卑。从大学到工作,身边几乎无一人知道家里的状况。

  他换工作、搬家,只为了离妈妈近一点。

  虽然事情已过去三年,但在张、周两家人的心里,这件命案或者将成为一生的伤疤,无法逾越。

  “瞒了奶奶两年,瞒不住了,才跟她说了实情。”作为死者和凶手共同的儿子,张悟现在最怕就是回家面对奶奶,“她会叫我不要管我妈了。但是怎么可能。”

  另一方面,周小琴70多岁的老母亲,至今不知道女儿被判的是无期徒刑。家人骗她说,周小琴要坐13年的牢,她至今仍盼着能等到女儿出狱尽孝的那一天。

  恨不恨母亲?

  对张悟来说,这不算是个问题。律师告知真相的一刻,张悟曾有过迷茫。“几秒钟。”他说,就只有几秒钟,然后就“放下了”,“手心手背都是肉。难道手背伤了手心,就要把手背也伤了么?”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

  李智杨雪摄影杨涛(文中人物均系化名)

分享